腾讯分分彩 > 产品设计 >

小鱼在家请来前苹果设计师为产品把关做智能音箱的“核心要领”究

2018-08-25 02:19

  但至少有一点,如果单纯把Echo换一套语言(英文变中文)搬到中国来卖,或许“水土不服”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。

  一款智能家居产品在中国什么样的使用场景中才会变得不鸡肋?或者说,中国与美国在设计这类产品时究竟会有什么差异?

  小鱼在家合伙人兼产品设计顾问,也是曾在苹果与乔布斯共事10年,为黑莓、微软等硬软件巨头效力20年的著名产品设计师Don Lindsay只用了两个字来解释:

  Don Lindsay的头衔虽然有很多,但在黑莓公司分管产品体验服务的7年经验让他对用户需求有着敏感的判断力。

  从他在中国不短时间的亲身体验来看,与美国家庭都是夫妇两人自己带孩子很不一样,中国的家庭组成似乎更为复杂。

  “虽然在中国,购买智能音箱或陪伴机器人的仍然是20~40岁的年轻消费群体,但我了解到的中国家庭应用环境则很不一样。

  留在家里的都是带孩子的老人。如果想让他们主动去用这款产品。我想无论从硬件的外观设计、系统的可操作性,还是人机的交互程度,都需要进行很多改动。”

  因此,要让可能连手机都不会用的老人,学会操纵一款似乎比智能手机年轻太多的“智能型陪伴设备”,是Don Lindsay认为特别需要这个领域里企业绞尽脑汁的事情。

  因此,在美国人民心中已经基本扎根的“音箱”(美国人对音箱的接受程度很高,但中国未必),可能反而会在中国显得“没头没脑”;

  而在移动时代里,中国人心中更偏爱的“大屏幕”、“方便通话”与“集多功能于一体”,也许会让本土市场的目标用户们更容易被说服及接受。

  大概正因为如此,时尚感稍有不足,也极像一个支架上搭着一台iPad的“小鱼在家”,其大众化且有点萌的设计,反而会让中国老人们觉得“智能”离自己不是很远。

  “两年前我第一次试用小鱼在家的产品时,我认为它是一款很平易近人的产品,操作简单方便。如果我是老人,我觉得马上学会操作不是问题。后来,随着产品的不断优化,它给我留下的印象越来越深刻,体验效果也越来越流畅。”

  硬件设计固然重要。但是,无论如何强调一款智能家居的外形,譬如大摄像头、麦克风阵列,以及360度机械臂,似乎都是为“智能”锦上添花的东西。

  智能家居,当然关键还在于其是否“够智能”。而智能的前提,当然是要看它的内核,以及它能够集成的多样性服务。

  从内核来看,Echo内置有Alexa,Google Home有Google Aasistant。两者都是非常强大的语音智能系统,甚至后者可能会略胜一筹(“老油条“Google浸淫人工智能多年的优势)。

  因此,从这一点来看,搭载了百度人工智能对话系统——DuerOS的小鱼在家,虽然在全球范围内没有明显优势,但与百度的合作,或许会让其在中国市场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  除了智能的内核,让Echo在今年CES上星光闪耀的还有那外壳里已超过1000种的集成服务。而这,则要归功于Echo的开放精神——开源了自己的应用平台(也就是API)。

  换句话说,这个开放平台相当于一个应用中心,可以让更多开发者可以免费使用Alexa的语音技术及平台来开发更多技能插件与硬件产品。

  他承认,一个好的新兴市场,不仅仅要教育用户(像滴滴一样让人们有了用app打车的习惯,智能家居也完全可以),更重要的是吸引开发者。但如何吸引开发者,首先要做的就是开放。

  “对于构建软硬件生态的这个问题,我们也有过相关的思考。虽然这听起来只是与度秘系统有关,但小鱼在家也会做出相应的努力,譬如与更多开发者进行合作。

  在一个还处于起步阶段的新兴市场,虽然大家都说赚钱是其次,重要的是占领用户与市场。但Echo 2016年几百万年销量与财报上漂亮的硬件营收成绩则告诉我们,这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买卖。

  但你是否想过,苹果虽然靠卖iPhone及其他硬件产品线赚了大钱,但应用商店里的广告收入也是其总营收中不可小觑的一部分。

  所以……Google Home在几周前做的那个“伟大尝试”,就成功在消费者群体里掀起了波澜:

  3月的某一天,当用户早上要求Google Home为自己播报早间新闻时,竟然听到了上映电影《美女与野兽》的广告。

  然而,站在一家商业公司产品设计师的角度,Don Lindsay认为这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妥。

  因为用户体验与广告推荐是可以平衡的。有时候,智能助手不可能为他们推荐所有都在上映的电影、刚刚上架的所有新书或是附近所有的餐馆。

  因此,Don Lindsay告诉36氪,在通过人工智能了解用户口味后,将广告与个性化推荐相结合,是一个不错的尝试与思路:

  “十几年前苹果做应用商店,没有任何广告。而当逐渐上线广告时,大多数用户的反应是不好的,甚至很激烈。但现在,人们似乎接受了它,而且也为公司甚至市场带来新的盈利模式。”

  当然,虽然我们不清楚这里的“平衡”具体该怎么操作,也不清楚这是否会严重影响到用户体验(毕竟去看应用商店中的广告是可以进行自主选择的,但听广告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),

  不过,对于那些认为智能音箱是鸡肋,且市场不大的人来说,或许一旦入口被占,家庭物联网被连接上,接踵而来的便是层出不穷的盈利与变现模式。

  总而言之,虽然Don Lindsay对具有中国特色的智能音箱——“小鱼在家”持推崇态度,但是,对于一款toC的智能产品,即便再说的天花乱坠,消费者的“亲身体验”才是真正的王道。

  如果你对这款智能陪伴机器人有兴趣,可以去小鱼在家国内400多家线下店铺及渠道商那里体验一下。

  当然,如果感觉不够好,还可以写一篇吐槽文寄给Don Lindsay,反正他表示,自己是极为欢迎大家都来提意见的。

  转眼间,智能化已经革命了手机,手表甚至眼镜等生活必需品。在人工智能时代,巨头们又把目光投向了智能家居。所谓,得入口者得天下。在美国,智能家居已经成为人工智能的一个重要应用场景。亚马逊的 Echo 智能音箱成为了智能家居的新入口,人们通过 Echo 可以用语音控制家电、购买商品、查询资讯。而在中国,由于音乐版权等问题,智能音响的发展并没有国外那般火热,购买优先级也不及手机和手表。所以,智能音箱要想成为中国家庭的入口,还需要更大更多更好的创新。